闲踏歌

钟爱各种cp ヽ(゚∀゚)ノ

给大家安利一首歌。
歌词真的超级燃

战谱‖龙图&黑风城·记赵家军
原著: 《龙图案卷集》作者:耳雅
策划:言瑾书
原曲:桜音
填词:@言瑾书 
翻唱:@_玉佩君_jr 
海报:言瑾书
特别感谢:@欧阳少恭的长睫毛 
一曲无关风花雪月的赞歌,为了书中战无不胜的赵家军,也为了那些马革裹尸的民族英雄,护我华夏百年长安!
歌曲地址: 战谱‖龙图·记赵家军:http://5sing.kugou.com/m/Song/Detail/fc/15972100

邹霖糖(甜炸、苏炸)【七夕短篇】

七夕哎,抱住单身瑟瑟发抖的我。
发个邹霖糖解馋【刺溜刺溜】




『死哑巴,你放开我。』霖夜火满脸通红的推着邹良。

邹良打量着他:红衣半敞,锁骨那个好看哟……

「不行,今天说什么也得把这个臭妖孽推到了,看来该用上大家的方法了……」

赵没谱推到公孙第一式:甜言蜜语麻痹他

邹良扳正霖夜火的脸,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『夜火。』

这两个字就像烟花一样,在霖夜火的心里炸开了。

霖夜火与邹良相识了这么久,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他称呼自己——夜火。

『夜火,我、呃……』

邹良淹了一口唾沫——天啊,怎么说不出口。元帅的流氓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。

『夜火,我很、呃、喜欢你……』

『死哑巴!』霖夜火脸红的不行,嚷嚷着『你是不是吃错药了!让公孙给你看看!』

此时霖夜火心里乱的不行——啊啊啊,这算是表白么,怎么办,我我我,貌似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这个死哑巴……

赵没谱推到公孙第二式:流氓他

『夜火,』邹良深吸了一口气,亲了亲他的额头,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不要提别的男人。』

『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』霖夜火尖叫着狂踹邹良,『死哑巴,你你你……』

如何推到武功超群的伴侣?
白五爷推到展护卫第一式:逼对方承认喜欢自己

『夜火,』邹良摸摸鼻子,抓住了霖夜火的手。『你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?』

『你给爷放手!老子不吃你这一套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』霖夜火手足无措的狂拍邹良。

「那什么,咳咳,这哑巴,近看,还、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帅。」

『夜火,』邹良在霖夜火的耳畔低声说『你明明能挣开的,为什么不?』

他直视着霖夜火碧色的双眸『你要是不喜欢我,我可就喜欢别人了……』

『你敢!!!』霖夜火扬起脸,怒道『你要是敢,大爷就阉了你!!』

「你可是我的哑巴!我的!!」

赵没谱推到公孙第三式:耍流氓

邹良心里暖乎乎的,他轻轻捏住霖夜火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

邹良用舌头轻轻撬开霖夜火的牙齿。
唇舌之间,爱意已经溢满。

『我不会,我就喜欢你一个。』

邹良缓缓的用手指描摹着霖夜火精致的面庞。慢慢的笑起来。

霖夜火让邹良亲的头昏脑涨,连呼吸都有些絮乱。「死哑巴笑起来……还挺好看……」

『哑巴,』霖夜火别扭的咬着下唇,『那什么,你以后不要总板着脸。』

『嗯?』邹良一愣,『有吗?』

『那什么,你笑笑还挺、呃、挺好看……』霖夜火扭脸。

『是吗……那好。』邹良有点不自然的戳戳霖夜火的脸,『都听你的。』

『唔……』霖夜火眨眨眼,『都听?』

『嗯。』

七夕嘛,让你一回。
邹良咳嗽一声,脸上有点红。

『那……那什么、你、你,』霖夜火戳戳压在自己身上人的脖子,『你,再给我笑一个 。』

邹良愣住了。

以他对这死妖孽的了解,他以为霖夜火一定会难为难为自己。

没想到……

白五爷推到展护卫第二式:用歪理攻略他。

邹良言听计从的,朝着霖夜火笑的开心。

屋里一片寂静,烛火微微的摇动起来。『夜火,你看我这么听话,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奖励。』

『什、什么、乱七八糟的……』

『你要是不……』邹良一脸严肃,『我就不喜欢你了。』

『…………』

沉默。

邹良好像听见对方嘟囔了一句什么,但是听不清。

他莫名就有点沮丧——别是玩儿大了吧,死妖孽好像生气了……

邹良理了理霖夜火的头发『我没听清。』

『……』又是短暂的沉默,霖夜火拉起被子,蒙到了脸上,『你个死哑巴!我说——什么奖励!!』

邹良又是一愣——啥,天啊,我没做梦吧。
嘴角无法抑制的,扬了起来。

『你……亲我一下。』邹良小心翼翼的把霖夜火蒙脸的被子掀开了。

白五爷推到展护卫第三式:投其所好。

『蒙被子干嘛,』邹良支着下巴,『你那么好看。』

霖夜火此时脸已经红透了,他有点气呼呼的,捞起邹良的手就亲了一口。

『行了吧!!』霖夜火瞪着眼睛,『死哑巴,再说你本来就是爷的……』

处在极度震惊状态的左将军缓了好一会,他捧起霖夜火的脸就是一阵猛亲。

『对,我是你的。』





小伙伴们七夕快乐,食用愉快。
挥挥。

【下雨什么的果然最烦人了(上)】邹霖/短篇

没填完右将军的恋爱史的坑
来开个邹霖(嘿嘿嘿)

我其实一直很萌霖火鸡的性格,看起来不靠谱,其实心怀悲悯的。

不像白玉堂,展昭,赵普那么大放异彩,却是最随性本真的一个人。

邹良嘛,就是看起来很凶,其实内心很柔软。对敌人毫不手软,但是对在意的人可以付出一切。

很喜欢邹良花式宠爱霖夜火的小细节(嘿嘿嘿)

【总之这对是苏到爆炸】

以下渣文👇

——————

碧波天影里,花枝掩映。

春光融融的好时候,开封府众人都各有各事。

—白五爷日常喂猫。

—展南侠日常巡街。

—公孙日常坐镇善堂。

—赵没谱日常帮自家王妃【倒】忙。

—小四子,小良子日常恩爱(划掉)。

—酱油组日常逛街,喝酒,下棋,打马吊。

这样下来,我们帅裂苍穹宇宙第一肤白貌美腿长腰细红发碧眼的霖夜火就很闲。

很闲很闲。

于是这位吃饱了撑着的(划掉)火凤堂堂主决定横扫开封店铺。

左将军邹良日常跟上。

霖夜火在扫荡到第24家成衣铺的时候,终于被忍无可忍的邹良摁下了暂停键。

『你这个二货,逛了一天了不累吗。』邹良此时的脸色已经堪比锅底黑了。

『呸呸呸,』夜火比了个鬼脸,『哑巴,你在边关打仗的时候岂不是更累?』

至少打仗的时候旁边没有你个妖孽扰的我心乱啊。

左将军腹诽。

『死妖孽,你先别买了行不行。』邹良扶额。

『不要!』霖夜火甩甩锈红色的长发,一脸臭屁道『大爷还没买够呢!』

然后抱着哑巴又跑到下一家店铺了。

邹良无奈地揉揉眉毛,瞧着霖夜火的长腿,又抬头看看天上逐渐铺开的乌云,若有所思。

『喂,大美人。』邹良忽然用很正经的语气道。

『嗯嗯嗯?』霖夜火猛的回头,一脸雀跃。『哑巴叫大爷干嘛?』

「你个死哑巴是不是吃错药了?」霖夜火想着那句『大美人』心里就美滋滋的。

『你今天走太多路了,腿会粗。』邹良一脸淡定。

『啊啊啊啊啊啊啊』霖夜火一蹦多高,『你个死哑巴不早说!』

邹良扶额。

『让紫影帮你把东西拿回去,总拎着胳膊会粗。』

『喂,』邹良别过脸,对着屋顶道『紫影,你帮忙拿回去。』

紫影手忙脚乱的推开赭影正在靠近的脸。满脸通红的蹦了下来。

『好、好嘞。』

赭聪明一脸幸福的看着紫小影红红的脸,心满意足的擦擦嘴。

——哎呀,我家小紫影嘴巴好甜。

邹良拍拍霖夜火的肩头,『走,在外面先吃个饭。』

霖夜火愣了一下。

「呀!哑巴今天好贴心好贴心哦!」

邹良回头对愣在原地的霖夜火招了招手,『走,我们去吃饭。』

「咦,我家哑巴好温柔哦。」霖夜火耳朵红红的跟上。

两人刚刚迈进太白居大门的时候,天边隐隐有雷声滚滚。

几道如明焰的闪电划过 ,邹良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人——

点点的金色流淌在霖夜火碧绿的眼眸中。

邹良摸了摸鼻子。

【我大概是喜欢他的】

他想





我要邹霖粮

啊啊啊啊啊啊啊
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要邹霖
邹霖
邹霖!!

【原地打滚】

ㄟ( ▔, ▔ )ㄏ

哪位大大给我来个邹霖小甜饼

实在不行我就自力更生了【哭瞎】

影卫什么的

艾玛,难道只有孤单的我萌这群影卫么【沉思状】

超级想看赭影追紫影什么的【被拍飞】

黑影也哈可爱——

【莫名鸡冻】hhhh

23333333
有生之年终于看到十大副将凑齐了
( •̀∀•́ )
果然我还是萌焖锅和鸿运将军的属性hhh   

【以下脑洞】

秦悦沉思着,摸摸下巴,“那个,中午……”

在秦将军沉吟的过程中,洪齐天成功的让封啸天小将军新穿的军靴掉了底,又让不知道哪来的大怪鸟吐了许戡一脸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疯丫头给了龙乔广一蹄子。

郑长空手一抖,被茶水烫的嗷嗷直叫。

洪齐天被群殴。

影卫呼啦啦的上来劝架。

紫影也要上去拉人,被赭影一把拉住。

赭影直摇头“咦,你才几岁,别去,他们一个比一个黄暴。”

紫影一歪头“哦?黄暴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那个……中午吃什么啊,你们……”

众:“……”

练一天破字儿,就写出这么一个能看的。😂
沨娘,这是我对你满满的爱啊
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唐、唐小妹你憋走】part two


广爷麻烦你继续害羞一下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
所以唐小妹和右将军的恋爱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啊啊啊啊啊啊啊【我就继续放飞自我了(⊙v⊙)

不用质疑,这里面欧阳戏份很足,( •̀∀•́ )没办法,对单身狗要宽容一点  2333333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时西夏众将一个个焦头烂额——这超温和的副帅怎么这么难对付。

贺一航一脸惬意的喝了一口茶水,顺便感慨了一下——自从开封府等人到了黑风城,这茶水的档次都提上来了,清一色上好龙井啊,这白老五是个金主啊。

他们这儿正大眼瞪小眼的功夫,欧阳他们就兴冲冲的进来了。

火麒麟显然心情不错,朝着西夏来人一挥手:“呦,还活着呢啊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你你你……好吧,先锋官,这是你家,你最厉害。

欧阳少征站在贺一航身边,一阵耳语。只见贺一航表情严肃地点点头,说:“好。”欧阳笑嘻嘻的拍拍他肩头:“好嘞,等你哟,贺妈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间,欧阳已经拽着洪齐天和封啸天走了。

“呃……副帅,先锋管他……是有什么要事么?”其中一个使臣打量着贺一航的神色问。

“没什么,一些家务事罢了。”

——家务事?是黑风城里谁的家务事?

欧阳少征和贺一航说的什么?
——我跟你说,话唠桃花开啦,我们先去瞅瞅,八百年也不见他脸皮薄过,这回非得寒碜寒碜他,有齐天在,准没意外!等会儿你也去凑个热闹啊。

此时,手持强弓,于万军阵前仍能谈笑自若的右将军已是阵脚大乱。
唐小妹到还是风轻云淡,不过眼中的笑意十分的明显。

唐四刀问他:“所需精铁箭弩几何?”
广爷搔搔下巴说:“护城河最近是有点干。”继续脸红。

唐四刀又说:“唐门善制毒,可供军备。”
广爷挠挠头发说:“我后背是有点冷。”仍然脸红。

副将虚弱的扶额——要不要这么所问非所答,这也不好意思的太明显了 。

不光黑风城众将官无语,唐门众人也觉得很是无力——据说右将军是个精明的,怎么傻成这个样子。

“咳咳,”龙乔广轻咳一声,话音镇定下来:“我右辘军共十万将士,其中弓箭手……”

他话还未完,就见军帐的帘子一挑,有人进来了。

广爷抬眼一看,进来一颗火红的脑袋。

广爷就听见自己脑袋“嗡”的一声——我去你奶奶个球啊,欧阳这个嘴没把门的怎么来了。

然后懒洋洋的洪齐天和没正形的封啸天也跟着进来了。

——我%#&€*$#!!!!!"(ºДº*)

龙乔广就觉得血压一阵升高——以他对这几个玩意儿的了解,他们都来一定没好事儿!

“哎呀,我说话唠,”欧阳与唐门众人打完招呼就一脸嘚瑟地坐在龙乔广对个,“你这嘴皮子怎么不溜了,啧啧,紧张啊?”

没等龙乔广搭话,一边的封啸天也跟着掺和:“右将军,你今天这嘴不在状态啊,怎么了这是?”

“行啦,”龙乔广摆摆手,“爷这儿有正事儿,你们跟着瞎凑什么热闹,滚滚滚,哪儿凉快滚哪儿呆着去。”

“将军,”一直没做声的洪齐天一拱手,一脸装模作样的大义凛然:“副帅说了,这是大事儿,我们几个正好有空,他让我们来的。”

——我去嘞,还尼玛有老贺!你们几个是想玩儿死我啊!

欧阳的娃娃脸上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分明在说:话唠,别放不开啊,跟人家姑娘积极点儿。

龙乔广眼皮子一抽,丫丫的。

长颈鹿先生为什么这么高呢?(ฅ>ω<*ฅ)

白峻也:

你也有,喜欢的人吧~

《遇见你真好》

【关于龙乔广的恋爱史。。】

话说关于龙乔广的恋爱,不那么想写赵有谱,猫猫白白,比较想写十大副将,还有欧阳【不带恋爱狗玩儿,摸摸欧阳红刺头(。・ω・。)ノ♡】